视点 >
2014年4月28日 >
导读:四月的七星岩景区,风景旖旎,春色烂漫,游人如织,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景区东门入口处北面的山坡上,绿树成荫,落叶铺满不长的水泥山道,荒废多年的星岩宾馆孤独的矗立于此、乏人问津。很多肇庆本地人都不知道这里有着一段被尘封已久的历史,“粤军、六十四军、桂南战役、抗击日寇、浩气长存、纪念碑”正是这段历史的关键词。1942年,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四军奉命在七星岩北麓的犀牛岗兴建抗日烈士陵园,以安葬在兰封会战、武汉会战、桂南会战和其它抗日战场上为国捐躯的将士遗骸。六十四军坟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被毁,多少故事,岁月钩沉!公元2014年,肇庆沦陷70周年;公元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在这样一个日子,我们的记者编辑尝试着带您回顾这段往事。那一段保家卫国的历史仍值得我们去追忆。 

      西江网独家策划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编辑:刘佳佳   文/图/见习记者 殷臣金 记者 涂晓峰 通讯员 罗肇灿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回顾国民革命军六十四军抗战历程

国民革命军六十四军是粤系部队,渊源于陈济棠治粤时期的李汉魂独立第三师,后被改编为粤军第二军第六师。1936年陈济棠下野,继掌广东军政的余汉谋改编粤系军队,李汉魂任一五五师师长。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李汉魂一五五师与邓龙光一五六师合编为第六十四军,由李汉魂出任军长。该部兵员基本上由粤西地区子弟组成,亦有不少肇庆人。

1938年5月,该军由广东开赴河南,参加了兰封会战。同年6月,该军奉命调往武汉,参加了武汉会战。

1938年10月21日,日寇攻陷广州,接着又占领三水,肇庆遂成为西江抗日前线。1939年2月,负责两广军事的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命令第六十四军驻防西江,军部设在七星岩双源洞。1939年底,国民革命军陆军六十四军开赴三水,阻击沿北江来的援敌,减轻由余汉谋(时任第四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十二集团军总司令)指挥的第十二集团军六十二、六十三军在清远、英德之线的正面压力,为粤北大捷奠定了基础。

1940年1月,六十四军前往广西参加桂南会战。六十四军沿西江上梧州,经桂平到贵县(今贵港市)、宾阳、武宜一带投入战斗。桂南之役,六十四军打得漂亮,但付出的代价也巨大,部队伤亡过半,营级以上的指挥官阵亡不少。

1940年9月,第六十四军回防,军部仍在七星岩双源洞。经过短暂的休整,再度开赴广西战场。1940年10月,第四战区第十六集团军、第三十五集团军共六个师乘势发起反攻,先后收复龙州、南宁等地,并于11月30日收复镇南关,将日军全部驱逐出广西。

1941年8月,日寇从三水向西推进,第六十四军在马房、青岐一带奋起还击,把来势汹汹的日寇击退。1942年2月,第六十四军在马房一带再次与来自广州、三水的日寇进行殊死搏斗。此次战斗双方伤亡惨重,日寇不得不撤退。

1945年9月9日,六十四军奉命到湛江受降。1948年,六十四军被全歼于淮海战役。翌年,余汉谋在广东重建六十四军,不久撤往台湾。

据国民革命军六十四军抗战一老兵回忆,他所在的155师原先都是讲粤语的,经过多次恶战下来,部队补充了不少外省官兵,于是全部都改说国语了。

青山埋忠骨,魂归犀牛岗

再现昔日犀牛岗抗日烈士陵园

民国三十年(1942年),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四军奉命在犀牛岗兴建抗日烈士陵园,以安葬在兰封会战、武汉会战、桂南会战、马房阻击战和其它抗日战场上捐躯的第六十四军将士遗骸。

市民陈贤棠先生酷爱探寻抗战历史,他本人既是抗战军人后代,也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每年的清明,他和朋友们都会自发来到犀牛岗前祭奠抗战烈士。他向记者介绍,当时的国民革命军六十四军军坟场的主要分为三部分:牌坊、纪念碑、墓地。

犀牛岗脚建有一条宽约3米的台阶,可以直达岗顶。半山腰建有一座牌坊,坊额镌刻第六十四军军长陈公侠题写的“流芳百世”四个大字。离岗顶不远处亦建有一座牌坊,坊额镌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题写的“浩气长存”四个大字,两根大柱镌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蒋介石)题写的一副楹联。联曰:以丹心存令节,以碧血存令名,不愧七尺昂藏,顶天立地;为国家尽大忠,为民族尽大孝,赢得千秋景仰,继往开来。

纪念碑分基座和碑身两部分。基座,呈正方形,四个侧面中部砌有三级阶梯供游人上下,碑身用钢筋水泥砂石制成,四个侧面中间均镶入白色云石,碑的正面刻看“陆军第六十四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一行大字。落款是“陆军第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邓龙光拜题”。    

墓地在犀牛岗东边山坳,现星岩宾馆小楼后面。兰封、武汉、桂南会战、马房阻击战等战事中为国捐躯的第六十四军将士,其尸体、骨骸及骨灰,除无法运走的外,几乎全部运来犀牛岗。据《肇庆文史》记载:纪念碑右方约三十米处,是三十五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谋长黄飞军的半圆形水泥墓,旁边还有在粤北、桂南战役中阵亡的一五六师、一五五师少校营长唐锦胜、关达璋的土坟,周围的山坡满布大大小小的战士坟茔。“这里绿树成荫,居高临下,把烈士的骨灰或遗骸埋葬在这里,使烈士魂归广东,得以慰藉。”陈贤棠感叹道。

据肇庆史料记载,坟场建成后,召开追悼会。邓龙光亲自主祭,六十四军驻西江全体官兵参加。当地政界要人如专员李磊夫、高要县县长张虞韶等也在场。

追忆军坟场,何处祭忠魂

勿忘那些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英雄

1943年出生的市民黎仕峰先生就曾目睹过六十四军军坟场全貌。年少时曾在坟场里捡过柴的他,现在还清楚记得墓碑上的文字 ,“离碑大约20多米便有一排排的坟墓,大约五六十座。”由于年代久远,黎仕峰只记得军坟场还有一些名人的题词,具体是什么他已经说不上来了。至于军坟场的命运走向,黎仕峰则记得很清楚,“1958年,新成立的星湖人民公社将国民革命军六十四军坟场全部捣毁,随后,在坟场原址建起了工农业展览馆,后又改为星岩宾馆。” 

2012年,市政协委员何金培先生提出题为《关于恢复重建“陆军第六十四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的建议》的提案。他认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四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作为中华民族精神的文物遗址,应受到全社会的重视和保护,这也符合“弘扬爱国主义教育阵地,贯彻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关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精神。”

而他没有写进提案里的是,“如果星湖有这么一座抗战中军一级的纪念园,将会成为富有纪念价值的历史遗迹,能够让星湖景区更加有名气。”然而,市民政部门最终以“暂不适宜”回复了他的提案。

近日,与何金培素未谋面的陈贤棠告诉记者,在二十年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生涯中,他也几次在会议讨论期间大胆提出这个想法,并得到部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赞同。“2005年胡锦涛总书记代表党和国家高度肯定了这些民族英雄的地位作用,更何况建立在烈士墓上的星岩宾馆也已经倒闭并荒芜多年!”陈贤棠说。他还曾经两次动笔写了关于筹备修复这个抗战烈士陵园的提案,但当时掌握的资料不齐全,遂作罢。今年3月份,参观了南岳衡山忠烈祠的陈贤棠感叹道,如果肇庆有这样一座烈士陵园,那么这段抗战历史也将为普通市民熟知。从1995年起,陈贤棠每年都会在清明节期间前往犀牛岗祭拜这群埋骨青山的民族英雄,“在民族危亡的关头,这些对国家赤胆忠心的平民子弟选择了马革裹尸。他们生做人杰,死为鬼雄,永远是后辈肃然起敬的做人楷模。” 陈贤棠还动情地告诉我们,“近些年,每年都有一些知情人前来祭拜,既是感恩,也是怀念那些为国捐躯的英魂。(我们)应该传承民族大义和民族传统道德;发扬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精神。”用一个标准的军礼祭奠70多年前为国捐躯的将士,就这样一个简单而庄重的致敬动作,陈贤棠至今已经坚持了19年。

走读肇庆
       一段历史,了解的人少了,渐渐不为人知,最后湮没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里,不起半点涟漪。国民革命军六十四军在抗战期间与肇庆的这段历史,正面临这样的困扰。当年的拾柴少年如今已成古稀老人,而六十四军的抗战老兵存活于世着更是寥寥无几。然而,与这段历史有关的文史资料又显得比较零散,肇庆这段“青山有幸埋忠骨”的历史该如何流传下去?明年就是抗战胜利70周年,在此行文追忆那段沉甸甸的抗战历史,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祭拜那群为国捐躯的将士,他们浩气长存!同时,在采写过程中,记者参考了贾穗南先生和网友星岩忠魂的文章,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由于主客观限制,文章难免有疏漏和不全不准之处,若有熟知这段历史的市民有新的发现,欢迎和本文作者@殷本赦(新浪微博)取得联系。此外,也欢迎各方人士和西江网一起挖掘肇庆历史故事。 

往期视点
热点话题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