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读肇庆
走读肇庆之人物篇>
2014>9月15日>
    导读:1945年10月14日,中国军队在全国各个战区享受着抗战胜利的果实——接收侵华日军物资。这一天,一架中国军用飞机从贵州清镇机场飞往广州天河机场。飞机上有八九个国民革命军空军第十航空总站地勤人员,其中有一个人叫梁广荣,肇庆德庆人。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去广州天河机场接收侵华日军物资。不过,相当长的岁月里,连他的大部分晚辈和村民都不知道他曾亲历过中国历史上那一段荣耀的时光。抗战胜利69周年的今天,我们向那些抗战老兵致意,他们是光荣的缔造者,他们是历史的见证人。近日,记者一行走进肇庆市德庆县马圩镇诰赠村,93岁的梁广荣回忆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空军的抗战往事。

    西江网独家策划 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  记者 殷臣金 涂晓峰 张荣杰 通讯员 罗肇灿  编辑 蔡丽莹
走读肇庆

   “我还踢了日本兵一脚。当时我叫他把东西放在这里,他就是不放,我发火了,狠狠地踢了他一脚。我那双皮鞋有三斤多重,踢得他嗷嗷直叫。”——德庆抗战老兵梁广荣至今还气愤地说。

    广州接收日军物资

    1945年10月14日,距离抗战胜利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中国军队在全国各个战区享受着抗战胜利的果实——接收侵华日军物资。这一天,一架中国军 用飞机从贵州清镇机场飞往广州天河机场。飞机上有八九个国民革命军空军第十航空总站地勤人员,其中有一个人叫梁广荣,肇庆德庆人。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去广州 天河机场接收侵华日军物资,梁广荣负责接收被服,其他战友负责接收机械、弹药等。在他们之前上级已经派出了两批接收人员。

    一个多小时后,飞机平稳地降落到广州天河机场,身穿空军工作服的梁广荣时隔三年后终于重返广东,并在这一刻代表中国接收侵华日军物资。梁广荣记忆最 深刻的是有个日本人很不配合他,讲到此处,他仍然气愤地说:“当时我叫他把东西放在这里,他就是不放,我发火了,狠狠地踢了他一脚。我那双皮鞋有三斤多 重,踢得他嗷嗷直叫。”此时的梁广荣心想,“原来你们也知道痛”。回顾三年多的抗战经历,可谓险象环生。

   肇庆空军地勤人员

   “1942年正月十二,桂林秧塘机场开始征兵。我有个亲戚当时在机场里工作,他叫张仕伟。他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写信告诉了我。我心想,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我应该去参军。”下定决心后,梁广荣辞别家人,从德庆沿西江乘船到广西梧州,辗转到了柳州,在柳州乘火车到达桂林。一路的奔波不说,梁广荣差一 点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所幸的是在桂林顺利找到了张仕伟,进入秧塘机场。

    因为机场属空军管辖,入伍必须经过文化考核,还要有人担保,张仕伟为他担保的。“我在家乡念过多年书,所以很顺利的通过了文化考试。”梁广荣一脸骄傲地说,“到了3月份就考试录用,大概190多人报名,只录取50名。”

    “我刚入伍时是干机械工,机械工就是协助技术人员维护保养飞机。为作战飞机装填弹药、悬挂炸弹。干了一段时间,上级安排我到第三科,第三科主要负责管理机械、弹药库、油料库的工作。”

    和传奇飞虎队共事

     梁广荣口中的秧塘机场位于桂林西面15公里,距临桂县城仅2公里,兴建于1935年。1942年6月11日,屡立战功的“飞虎队”来到了桂林秧塘机 场基地驻扎,担负防空和歼击日本海上运输船只的任务。1943年10月,惟一的一支由中美空军人员合编而成的队伍是第14航空队下面的“中美混合联队”正 式在桂林成立,飞行员和勤务人员中方约占2/3。1943年12月23日,美国第14航空队前沿指挥部由昆明移防桂林,指挥部和指挥所分别设在秧塘机场两 座山的山洞里。从此,“飞虎队”桂林前沿基地的一切指令和战报都由这里发出。

    这支颇具传奇色彩的队伍的创始人是美国飞行教官克莱尔·李·陈纳德。梁广荣对他的印象颇深。“我多次见过陈纳德,他长得又高又大。他和其他美国佬长得有些区别,一般西方人是黄头发、蓝眼睛、白皮肤。而陈纳德是黑头发、白皮肤,他的两条大腿非常粗,估计体重超过200斤。”

    因为偶尔要与美军飞行员打交道,梁广荣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口语,至今梁老还可以惟妙惟肖地学着美国飞行员讲汉语。梁广荣回忆道:“我们部队的伙食很好,营养丰富,美军飞行员还有专门的食堂,因为他们吃西餐。”

    日军空袭秧塘机场

    作为空军地勤人员的梁广荣,至今对秧塘机场的飞机型号机如数家珍,P-51、P-40、P-38、B-25、C-47等等。“B-25是轻型的轰炸机,有两个弹套。”梁广荣他们还给其中的一部分飞机取了别号,比如“孖尾”,就是一款有两个尾巴的侦察机。

    从梁广荣讲述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侵华日军视秧塘机场为眼中钉,经常轰炸机场。因此,机场有一支由民工组成的常备养场队,在机场遭受日军轰炸破坏时,立即抢修,保证我们空军飞机起飞执行任务。

    “我还记得大慨是1943年春天,我们机场的一个油库被日军飞机击中,燃起熊熊大火,损失了很多珍贵的航空汽油。”记者查询史料得知:1943年4 月,秧塘机场的03号油库,被间谍引导来的8架日机轰炸中弹,浓烟冲天,警报发出,尽管装有1500加仑水和1190加仑高泡沫的消防车即时赶到,但还是 损失了航空汽油达1万多加仑。这是驼峰队员们一批批经过喜马拉雅山“死亡航线”运来的,官兵们无比痛惜!

   “日军飞机趁黑偷袭,施放照明弹。那照明弹厉害啊!落到地面就好像白天那么亮,什么东西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们配有枪的,就用枪打照明弹,希望把它打掉。”梁广荣说。

   桂林沦陷撤退贵州

    1944年夏天日军直逼广西,秧塘机场的飞机陆续飞往内地,随后地勤工作人员随部队乘车撤退到贵州清镇机场。梁广荣告诉记者,在桂林沦陷前,部队撤 退的时候,上级命令部队将秧塘机场设施炸毁。他说:“我当时也有份参与破坏机场。先摄影,再爆破,爆破后还要摄影。那天晚上蟋蟀都没叫了,很伤心。”

    “撤退的时候,我们都换成便装,分乘200多辆汽车前往贵州清镇机场。”撤退沿途亦是凶险无比,据梁广荣回忆,他在眼皮下曾发生一起爆炸案。他心有 余悸地说:“要不是因为出来吃饭离开爆炸地点,很可能就会被炸死。”由于路途经常看到逃避战乱的难民惨状,梁广荣对那段经历感到很痛苦。

    抗战胜利退役回乡

    贵州的天气让梁广荣很不适应,他说他真的冷怕了,幸好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法西斯在大半年后终于投降了。除了去广州天河机场接收侵华日军的物资,梁广 荣的部队还派部分年轻工作人员去台湾接收日军物资。据他回忆,当时上级希望年轻人主动去,结果部门里只有一个战友去了。“走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们,我们都 觉得这样做不好。”至今梁广荣还对战友的不辞而别感到很伤感。

    在广州天河机场接收完日军的物资后,梁广荣一想自己好几年没有回家了,不由得思念起在乡的亲人,于是向部队请假六天回家探亲。回到家后,梁广荣的祖 父第一句话就是劝他不要回部队了,“我跟祖父说我还要回去的,不回去不行,因为接收物资的数据本还在我这里。”他的祖父一听就着急了,含着泪说:“现在一 家人就看你了。你叔叔、大哥都好赌。”梁广荣顿时觉得压力很大。

    回到贵州清镇机场,他的祖父又多次写信催他回乡。梁广荣走的时候非常纠结,“当时在办理退伍手续过程中,机场领导多次挽留我留下来继续工作。我心想家人需要我,加上抗战已结束,还是回家吧!从此我告别了多年的战友,结束了军旅生涯。”

记者手记

梁广荣如今四世同堂,一家老小过得其乐融融。不过,在此前相当长的岁月里,连他的大部分晚辈和村民都不知道他曾亲历过中国历史上那一段荣耀的时光——接收侵华日军物资,并在其中担任了一个重要的角色,那双曾经踢过不听话的侵华日军的皮鞋也早已被他烧掉。唯一可以印证他身份的便是那一张泛黄的《军用差假证》。

走读肇庆
往期视点
热点话题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