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络世界中,因为言论不合、地域歧视、被“贴标签”等各种各样的由头而引发“骂战”已经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一场围绕社会事件展开的公共辩论要上升成为包含人身攻击、人肉搜索的网络暴力事件,甚至演变成现实生活中的暴力事件,似乎也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究其原因,离不开缺乏监管与约束。在这个匿名的世界里,网民借着粗鄙的语言攻击他人,以此来宣泄自己的情绪,网络平台“被成为”了垃圾情绪的堆填区。施暴者借此获得了短暂的快感,而被施暴者的感受却无人顾及;言论自由在这里得到了极大的释放,而网络秩序却遭到破坏,网络环境遭到污染。在“网骂”之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群体被妖魔化,越来越多的事件真相离我们远去,这个我们曾经视为乐园的网络世界,终究会变成名副其实的“失乐园”。
责任编辑:马恺西   2015年7月31日
       在各种论坛、微博里,意见、主张不一者往往被贴上标签,并形成众多阵营,各个“山头”之间互相对垒,彼此提防。只要有人胆敢发表不同的观点,便群起而攻之,讽刺、揶揄、人身攻击无所不用其极,有些甚至将“愤怒”引入现实,对看不顺眼者进行打击报复。
       还有些公共事务的关心者并无鲜明的立场和一贯看法,但只要涉足公共辩论,便习惯性地先分边站队,只要不是“自己人”,只要同自己的观点看法不一致,便不管不顾地迎头就骂,用污言秽语发起攻击,在这样的“混战”中,姿态、面子和扭曲的快感,似乎要比弄清是非本身要重要得多。
       诚如有学者所言,标签盛行的地方,理性易于枯萎。在思维极端化的背后,是认知上的懒惰,以及对教条的渴望。当公共辩论沦为贴标签、骂大街,公共领域将从海德公园演变为一个脱衣舞池,下限低的争论者也许会赢,但辩论本身却一败涂地。

       对于中国球迷而言,地域歧视是最常见的,这也几乎演变成为一种变相的种族歧视。每一年的每一场北京国安交战天津泰达都是一出好戏。预热很早就在进行,无论是媒体还是球迷都翘首期盼,但固定道具往往也就那么几样:包子,乌龟,激光笔,和不尽的骂声。
       而大家对于地域歧视最大的歧视就是,只要是某地的人,必定有某地的特征。
比如东北人野蛮,上海人排外,山东人大方,河南人勤奋(举例而言,不是定性),一旦某个东北人温文尔雅、上海人亲善open,山东人小气,河南人懒惰的时候,人们通常的就会定性:他不是这里的人。
       按照区域来定性人的品性,比种族歧视更甚。虽然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但是人民内部的文革比民族矛盾的战争更具有毁灭性,因为这种“文革”是全方位的、主要攻击人的思想。
相关案例
       “我经常发表一些爱国言论,可能引起一部分人反感。”7月22日下午1点30分左右,疑因“爱国言论”起纠纷,山东威海17岁小伙侯聚森在文登区师范学校门口被多人持甩棍等器械打伤,头部被缝两针。
       一位熟悉侯聚森的网友告诉新浪《新闻极客》,侯聚森微博所称的“纳蛆”,是对百度贴吧“纳年纳兔纳些事”的蔑称,“两个吧友政治见解有分歧,长期对立。侯聚森经常参与到骂战中。”在与他人的骂战中,其发帖内容也不乏人身攻击等言论。“他的话也使他得罪了一批人。” 
       威海警方表示,侯聚森是在网上与他人发生言论纠纷后,相约文登师范门口发生的肢体冲突。目前,其中三名涉案人员已被查获,并在调查剩下的一名涉案人员。

       崔永元和方舟子的论战开始于2013年,开始是因为公共议题,后来慢慢上升到质疑对方的语言逻辑、有无资格科普等问题。随后,双方的辩论升级为“骂 战”,不仅互相言语攻击,纷纷把“白痴”“精分”“肘子”“流氓”“骗子”等带有侮辱色彩的“帽子”扣到对方头上,双方的“粉丝”也加入进来,污言秽语一 时间充斥网络。

       对于方崔之争,不少网友发表了观点。“本来方崔双方观点都有些道理,奇怪的是他们何以能上升到人身攻击的?”不少网友认为。

       其实不仅仅是方崔之争,从“功夫巨星甄赵事件”“孔庆东微博骂人”到“方崔之战”,名人“爆粗”已经不新鲜。福建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罗胜发咨询师表示,对于公共话题,公民有权发表意见,但有一种偏执型人格的人,无法容忍和尊重他人的意见,只强调自己是百分之百正确的。

       每日新报评论员张平也指出,“爆粗”的背后往往是胡搅蛮缠。比如“方崔之战”,正是众多粉丝的摇旗呐喊,团队的精细策划,双方“骑虎难下”,“骂战”逐步升级。

评论意见
       近年来,互联网,已经网络了民众生活的各个方面。网友只需要注册一个网名,便可对任何一个新闻做任何评论。当然,言论是自由了,但是在法律滞后和监管缺乏的当下,网络评论渐渐开始走样。恶意评论开始泛滥,低俗言论甚嚣尘上,恶意中伤,人肉围攻,以丑为美等不胜枚举。很多网友不过是借题发挥,只要能骂骂,发泄一下自我情绪,至于被骂者的感受,该举动是否违法,这个都不在考虑之中。      
       现实生活中,说话需负责已是众所周知,骂人首先是不文明的,在骂人之前,也往往会考虑事情前因后果,不会随意开骂。何以在网上,骂人者如此恶形恶状,低俗,没素质呢?

       首先,网络评论不用实名,个人言论不用负责;其次,还没有相应法律法规明文细则规范网络言论,第三,互联网只提供一个平台,没有详细审核每一条评论;最后,发布恶意评论后,虽然涉及违法,但违法成本低,惩治力度不够。
       有人说,有网络就会有“网骂”,没必要大惊小怪。更有人认为,现代生活节奏快、压力大,“网骂”有“情绪疏导”的作用。言下之意,网骂是网络生活的“必需品”。真的是这样吗?
       无论在现实还是网络里,粗鄙脏话都是公德不立、文明不彰的表现。有人将网骂的成因归于匿名等网络特质——一个现实生活中彬彬有礼之人,在网络上也会满口网骂。这种解释确有一些道理,却模糊了起决定作用的主观因素。网络戾气终究是人的戾气与社会戾气的投射,你何曾见过因为可以匿名,就在网上谩骂自己家人的?网络只是一个媒介,关键在于人们有没有管住心中的“魔鬼”。
       还有人把网骂视为一种言论自由。对此,不少传播和法律学者认为,粗鄙的网骂不给“观点市场”提供任何有价值的内容,因而也不受言论自由的法律保护。
       作为一种公共空间,网络既不是想骂就骂的“法外之地”,更不是各种“喷子”的天然孵化器。在这方面,政府的规制与媒体的示范是必须的。事实上,即便在所谓 “言论自由”的西方,一些权威媒体在采编人员手册中也都明确要求删除淫秽词语。然而,净化网络环境,更多的还得靠我们每个人,治理网骂的成效很大程度上显示了人和社会的进步。
       越是灾难当头,网络上的声音便越是混杂,这其中好的坏的,对的错的交织,常常会混淆了网民的视线,许多网民缺乏正确辨别网络舆论的能力,便会盲目跟风,在一些消息背后发表一些过激言论,导致网民情绪高涨,漫骂不断,对祖国、对政府产生质疑。这样的情绪背后,真相往往会被掩没,对的声音往往没有发声的通道, 传不进网民的耳朵,最后,网民便被舆论前者鼻子走了。
       在这里,同作为一名网民,笔者呼吁,广大上网同胞在纷杂的网络声音面前,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盲目不跟风,不做火上浇油的事,不发表过激言论,我们等待 的是真相,在作为一名网民的同时,更不能忘记我们首先是一名中国人,我们应当坚定地相信我们的祖国,始终保持我们的民族自豪感。若是盲目跟风,控制不住自 己的情绪,我们等待的真相只会越来越远。

       郭伟剑: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难道要让我们的下一代带着“口罩”生活吗,网络的监管是有难度的,更何况这种人人自由的发言权,是时候给他们一盏红灯,给他们的“嘴”贴一张罚单了。为了不让杀害加深,现在法律已经有明确规定,利用网络从事犯罪活动,必须受到应得的制裁。任何网名背后的人都是完全可以查清是谁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更何况是在万能的网络世界。


      胡庆义:肆意地发泄负面情绪、谩骂、及恶意中伤,既不符合互联网管理的有关法规,也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不是某个网民的“自留地”,而是数亿网民的“公地”,需要规则和操守来划定红线。尊重公民的话语权力不等于个人的为所欲为。净化网络语言环境,并非要打压网络语言。打造生动、健康、文明的网络文化,营造和谐公平的社会空间,需要我们厘清思路,从我做起。


       黄诘云:技术革新加快的同时,网络监管也得紧跟网络跨越式发展的脚步,一旦监管“失足”,网络舆情则成跳跃式地陷入“万丈深渊”。不加约束,任由发展的时代 已经宣告结束,自律与它律相结合的“老规则”即将开启新篇章。勿让倒退的口德成为“笑谈”,还需堵住“喷子”的嘴。践行“正己然后可以正物”的硬道理,发挥监管的“保护伞”作用,才能护住“言值”,还网络空间一丝清净。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