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经调整于8月5日向社会公布,规划列举了包括房地产税法在内的34项立法任务。这意味着,房地产税法应该在本届人大任期内(即2017年)提请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专家介绍,如果一切顺利,房地产税最快有望于2017年出台。

房地产税改革路径日渐明晰,房地产税立法初稿已基本成形,正在内部征求意见并不断完善中,房地产税主体税种或由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合并,具体税率可能将由地方在中央确定的税率区间内自行决定。

据悉,最新调整过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本周向社会公布,包括房地产税法在内的34项立法任务亮相其中,这意味着备受关注的房地产税法正式进入全国人大的立法规划。

早在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就提及“将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上个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作2014年中央决算报告时表示,今年将配合做好房地产税立法工作,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他同时表示,房地产税立法初稿已基本成形,正在内部征求意见并不断完善中。可见,一次又一次引发热议的房地产税终于迎来了立法的实质性一步。

“房地产税法最快2017年完成立法”,被媒体作为增强眼球效应的一个突出卖点。其实,房地产税法即使落了地,也未必就立即执行,执行过程也不可能搞全国一刀切。因为房地产税是典型的地方税,由于各地地税税基宽度、厚度差别很大,地税税源充盈度差别更大,房地产税真到了实施的那一天,各地征税税率也会存有区别。

房地产税属于典型的国有土地使用契税。自从中国实施商品房制度,国家推出“卖地财政”之后,国有土地使用费按70年的使用年限,已一次性被打入了民众的购房款中。

   众所周知,房地产税改革是多层次财税体制改革的重要一环。过去之所以地方陷入到土地财政的困局中,就是因为在城镇化过程中承揽了过多的支出责任,同时又没有足够而且规范的收入来源以支撑。解决这一矛盾,既需要地方政府投资职责的适度退出,也需要完善可持续的地方税收体系。可以看到,国外的房产税发展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经验可资借鉴,国内这些年也在一些地方进行了试点。就房地产税自身来说,在技术上其实并不存在太大问题,关键在于如何使得“税收”这把双刃剑能够“利大于弊”。

    首先,通过降低从土地到交易环节的中间税收,增加房地产持有环节的成本,房地产税的改革或许不利于多套房、人均面积过大的情况。在实践中,不能简单照搬国外模式,而且要考虑到国内实际与各地方的差异性。作为整个房地产税费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还需协调好与其他税种、土地规费的关系,在整体税负较重、减税成为大趋势的情况下,从整体上要为大家“减负”和减少阻力,这就要求房地产税制定中,要充分考虑免征的条件设置问题。


   房地产税是个综合性概念,包括相关税种。尽管有关专家已透露出部分信息,比如税率由地方自行决定,现行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合并,但在法律通过之前并不能确定。有专家建议人均60平方米内免征,也仅仅是一家之言,未必合理。在笔者看来,不管我国房地产税法最终如何定稿,都应该承载必需的功能与期待,或者说,应该围绕这些功能与期待进行立法。

    要彻底完善房地产税制。尽管1950年发布的《全国税政实施要则》,已经将房产税列为开征的14个税种之一,后来还几次完善“房地产税暂行条例”,但至今房地产税制仍不完善,至少存在两个明显问题:一是房地产税费繁杂,且涉嫌重复征税,税费最终都转嫁给买房人;二是房地产税在开发、流通环节较多,但在房产保有环节却是缺失的。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