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报告:网络语言低俗化严重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按照原发微博提及量排行,“尼玛”位居网络低俗词语排行榜第一位,屌丝、逗比、你妹、草泥马、我靠等榜上有名。这些网络低俗语言的网络传播度有多大?记者发现,只要在电脑中输入,输入法就能够直接“联想”出来。

报告指出,网络低俗语言产生共有4大途径。一是生活中的脏话经由网络变形而受到广泛传播,例如“草泥马”、“尼玛”等词语同音利用;二是词语因输入法运用而呈现出象形创造,例如艹、“我屮艸芔茻”、“我凸(艹皿艹 )”;三是英文发音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文字化使网络低俗语言不断翻新,比如“碧池”、“逼格”、“滚粗”;四是网民自我矮化、讽刺挖苦的创造性词语,如“屌丝”、“土肥圆”、“矮矬穷”、“绿茶婊”等。

互联网带来了话语权平等、去中心化、权威解构,但同时也使得社会负面情绪、文化粗鄙现象经由网络放大。今天,在由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主办、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召开的净化网络语言主题座谈会上,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指出,当前网络语言低俗化的现象突出。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根据网民用到的低俗词语,进行简要的筛选统计,选取25个(组)网络词语进行信息检索,发现2014年全年,16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千万次以上,其中4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了亿次以上。

争辩:网络语言是创新还是破坏

为抵制各类层出不穷的粗鄙网络语言,日前,IT老兵、网络红人、中国网络传播学会理事杜红超在“朋友圈”发声,呼吁大家不要使用粗鄙网络词语。

该不该抵制“你妹”这样的所谓的网络粗鄙词?归根到底,语言是交流的产物,是否低俗,有没有攻击性,要看说话者是谁,对话双方关系如何,说话时的场合和上下文是什么。鲁迅先生1925年写下《论“他妈的!”》,也注意到言语交流的灵活性,像“国骂”三字经,有时也表示惊异和感服———“他妈的”有时甚至表示“亲爱的”。所以,“你妹”的背后,或娇嗔或玩笑,表征了网络用语言无禁忌的特点。

虽然如此,我同意像“你妹”这样的词确实存在攻击性,需要得到恰当的批评。但我并不认为“粗鄙”是一个有力的批评概念。正如鲁迅分析的,所谓“脏话”,更多是一个等级概念。粗鄙和高雅的区别,来自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之间的对立。



2010年以来,最火的网络热词是什么?如果以此为题目展开一项问卷调查,相信“给力”一定名列前茅。 “给力”有多火?且不说万千网民引之为口头禅,就连报纸、电视也竞相用各种“给力”来修饰标题。在过去的两年中,“给力”实在是太给力了。

不过,“给力”和许多网络热词一样,都不会永远占据“最火”的地位。此时此刻,网上最流行的词组已经变成了“诸葛亮、诸葛暗和诸葛孔明”。互联网传播的便捷性和广泛性,推动了社会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信息大爆炸带来的效应是“时尚”的不断翻新,就连语言文字也如魔方一般幻化出各种各样的形态,令人目不暇接。

一般来说,大多数网络热词都来自于对原有汉语词汇的变异。有的是词义变了,有的是发音变了,更有甚者,连字形也变了。


十动然拒、喜大普奔、累觉不爱、人艰不拆……这些看着也是四个字的词,你知道它们是几个意思吗?先不管几个意思,你至少要知道,它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作——网络新成语。

网络世界里,想要跟上节奏,必须涨姿势(长知识),必须了解一套通行的另类语言。比如“表”是“不要”的连读缩写,“造”是“知道”的连读缩写,“酱紫”是“这样子”的连读缩写,“油菜花”是说一个人有才华,还有今儿这标题里的“涨姿势”,其实就是“长知识”的搞怪写法。当然还有今天我们要来术业专攻的一类——“网络新成语”,比如“十动然拒”,“不明觉厉”,“火钳刘明”,“喜大普奔”……

要是没点网络语言的底子,你光从字面看,根本不知是什么意思。


评论:净化网络环境 抵制网络低俗语言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报告显示,按照原发微博提及量排行,“尼玛”位居网络低俗词语排行榜第一位,“屌丝”“逗比”“你妹”“草泥马”“我靠”等榜上有名(6月3日中国新闻网)。

低俗语言的网络传播度之大,恐怕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连一些输入法都可自动“联想”出来。这也从侧面表明,网络低俗语言的传播并不仅仅是网民的事情,一些网络把关者和网站建设者也在自觉不自觉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既要正视低俗语言产生和蔓延的原因,又要理性处置、引导,不能因噎废食,谈低俗语言而色变,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蛮横和霸道心态同样是要不得的。

语言低俗的背后是我国网民文化素质参差不齐,偏向于感性,容易轻信表面信息,想当然地对事情下对错的判断,习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问题。



昨日,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下,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主办召开净化网络语言主题座谈会。会上,人民网舆情研究室发布的网络低俗粗鄙语言的报告显示,“尼玛”、“屌丝”和“逗比”位列前三。国家网信办副主任彭波表示,净化网络语言环境,不是防民之口,而是为我所用,改变堵的办法,用疏的措施营造文明理性的网络空间。(6月3日,新京报)

当前,网络信息泥沙俱下,网络语言也是五花八门,其中包含了一些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也有着一些比较消极的“尼玛”、“屌丝”、“逗比”等低俗语言。这些网络语言,其运用不仅仅局限于虚拟的网络空间,而且是直接延伸到了社会生活当中。

国家网信办2日在北京发布的一份网络舆情调查显示,中国网络语言具有低俗化倾向,网络语言环境急需净化。

这份由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制作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归纳了网络语言低俗的三种倾向。一是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即部分网民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下在网络空间谩骂,致使流言裹胁公众义愤。二是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有网民将自己的现实压力和不满情绪转化为恶意中伤。三是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常务副秘书长单学刚表示,互联网带来了去中心化和权威解构,同时社会负面情绪、文化粗鄙现象也经由网络放大。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近日公布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指出,按原发微博提及量排行,“尼玛”“屌丝””逗比”的转发率均超过千万次,分别居于“2014网络低俗词语排行”前三。这是国内首次针对“网络低俗语言”进行的舆情分析报告,在互联网引起广泛讨论。

毋庸置疑,互联网在推动社会生活发展的同时,确实带来语言低俗化等的负面效应。正如舆情报告所言,低俗话语表达在网上逐渐常态化,而这种“常态化”还导致“网络低俗语言向传统媒体转移”。网络低俗语言对社会文明的消极影响跃然纸上。

也有不少网民感叹说句“尼玛”怎么就成了低俗?其实,正是这些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消解着理性、文明的网络表达,在不经意中构成了侵害互联网的“雾霾”。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