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多次出现顾客“天价支付”

10月5日,接到游客投诉后,市、区两级物价部门第一时间赶到位于乐陵路92号的“善德海鲜烧烤家常菜”大排档进行调查。现场检查发现该烧烤店提供的菜品虽已明码标价,但是极不规范,涉嫌误导消费者消费。鉴于此,将根据《价格法》有关规定,责令其退还非法所得,并按照涉嫌价格欺诈、违反明码标价及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规定,依法进行立案查处。
有网友爆料称,在青岛市乐陵路92号的“善德活海鲜烧烤家常菜”吃饭时遇到宰客事件,该网友在微博上称“点菜时就问清楚虾是不是38元一份,老板说是,结账时居然告诉我们38元一只”。“青岛大排档天价大虾事件”在微博上引发网友热议。


10月8日,青岛网友“四爷天下”微博爆料称遭遇“红海滩天价菜”,“10月4日盘锦红海滩外,由当地不认识小哥带到这饭店,全部老板推荐菜,买单吓一跳1850元,我说老板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推荐的菜价格都高的太离谱!食材都是野生?看虾就知道是养殖,1盘鸭子4只能装下?632元?豆腐368元?女老板自己主动打折说1500,再打折后实付1000了结!”

很多网友转发了这条微博,甚至有网友调侃盘锦天价豆腐比青岛天价虾厉害。该微博中一张账单上标明:螃蟹豆腐368元,野鸭子632元。

     今年十一黄金周记者随着旅行团前往位于四川和云南交界的泸沽湖体验旅游,在这里记者发现:①村寨导游与银器店签约推销,银饰品价格高出市场近一倍。②另行付费项目,直接影响到导游个人的收入。③泸沽湖惊现玛卡价格陷阱,疑似“药托”设下连环圈套,价格也可谓贵得离谱,让你防不胜防!
    摩梭文化游变银制品购物游 村寨导游与银器店签约推销 银饰品价格高出市场近一倍。《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四川省成都市,随机走进了当地一家旅行社网点,咨询去泸沽湖旅游的有关事宜。

近日,常州网友爆料称“新北区荔茵潮汕粥黑店,白粥竟然要100元”,化龙巷网友“showsong”发帖说,10月5日晚上到新北区晋陵北路荔茵潮汕粥吃晚饭。“原来这家是个黑店,菜单上写的6元一位的白粥,我们4个大人一个小孩吃饭,结果要了一个砂锅白粥,结账的时候是100块。而这个100块一锅的白粥在菜单上就没有写明,问服务员,说这是老板定的价格。”“我不明白,这白粥是什么大米做的,要100元一锅。”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网友“showsong”还张贴了几张照片,一张是收银单,上面显示“白粥2,1份,单价100元”。另一张照片显示生滚粥“白粥(送小菜)6元/位”。此帖被不少网友与青岛天价大虾联系起来,称为“青岛大虾,常州白粥”。几天来,网帖的点击量超过2.5万人次,网友们跟帖评论达到230条。有网友说,估计这白粥是用鲍鱼熬制的。

小杨到杭州一家美发店洗头,店员说她鼻子上有几颗黑头,可以帮她去一下,小杨答应了。据说去完后才告诉她,黑头是按颗算的,一颗黑头20元,店里给她去了100颗!经过讨价还价,小杨付了1500块钱…… 经过记者和市场监管部门的协调,美发店退回了1000块钱。现场没有看到营业执照,店家的说法是正在变更。目前,市场监管所和卫生部门已经介入调查。

“天价支付”背后的思考

   国庆期间最著名的“青岛天价虾宰客”事件,结尾不出所料:山东省决定集中一个月时间,集中整治旅游市场,包括旅游、公安、商务、工商、质监等将联合专项检查。如果这件事一定需要一个昭告天下的结尾,“整治”并非一个好的选择。它更多表现出对山东旅游形象的痛心和挽回,而不是对受宰客人的歉意和不安,就像痛心的家长对自家孩子的棍棒教育,而非看似冷漠的医生对病情的公正分析。而至于效果——正如当地媒体报道过的,旅游市场过去“整治”了若干次,但“天价虾”事件还是发生了。
   严格意义上,黑心店主面对南京客时,并没有错。他的菜单上,虾后面写的是“38元”,然后在拐角处标注了“每个价格”。是的,正如他事后被定性为“涉嫌误导消费”,但这种行为是静态的,在南京客之前,这种行为就存在。既然存在,在法律意义上就是被监管部门默许,如果监管最后解释不知道,对不起,那是监管的失职。

青岛“天价虾”事件主角之一的肖先生在接受采访时称,完全没有想到事件会发展到现在这样,会引起全国的轰动。这件事也给他和家人带来很大压力,希望此事就此了结。他们也不希望“一只天价虾”毁掉青岛形象。

或许每个人都会出现这样纠结的心态,被侵权后既想讨说法,又不愿意闹大,特别是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成为“公众人物”。但很多时候,不“闹大”就很难讨到说法,“青岛天价虾”之后,这仍是一个叫人难过的问题。

“一只天价虾”会不会“毁掉”青岛,现在还不好说,但公众更关心的,并不是一个青岛,而是希望“天下无宰客”。只有各地政府、监管部门都能像“天价虾”曝光之后那种“高度重视”,宰客及其他侵害游客和消费者权益的情况才不会接踵上演。但谁都知道,这种“天下无宰客”的境界离我们依然遥远。

青岛出现的38元一只“天价虾”,虽然说是这家烧烤店的事,说白了依然是管理者的事,是物价部门和相关监督监管部门的事,并没有将服务放在旅游的大环境之下,把服务放在为了青岛的形象之上,放在青岛的利益内去想去考虑,忽略了管理,失去了监管,让这样的烧烤店有空子可钻,也有利益可图,就不顾青岛的形象,也不顾游客的感受,把本身就一份38元“海捕大虾”结账时变成是38元一只,一盘虾要价达到1500余元,欺客宰客,既损害了青岛的形象,也断送了自己的利益,可以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因小失大。

那么不管是青岛的38元一只的天价虾,还是便桥头上的天价虾,实际上如出一辙,都是疏于管理,监管的不到位,监管出现的死角,所形成的,如果监管到位,尤其是在国庆黄金周时期,监管第一时间出现,随时监控,监管部门能提升监管的服务,打通监管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一只大虾”会不会毁掉青岛,现在还不好说,但公众更关心的,并不只是青岛的好坏,而是希望“天下无宰客”。宰客情况常有,但能够引起全国轰动、进而促动监管给力的情况则不常有。只有各地政府、监管部门都能像“天价虾”曝光之后那样高度重视,此类严重侵害游客和消费者权益的情况才不会重演。

青岛“天价虾”事件曝光后,公众关注的焦点自然落在当事人身上。网络时代,公众的话语权得到提升,人人都有机会发声。但是我们在表达自己意见的同时,也应该给予当事人基本的尊重和其个人的自由空间。肖先生作为一名普通的游客,却无奈置身于社会舆论的漩涡中心,所受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肖先生希望结束这一事件不仅是对青岛的理解与善意,更是自己对远离舆论关注的渴望。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