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一盒仅售7.8元的普通药,在医院里时常难觅踪影,黑市上却卖到数千元。记者调查发现,关键时刻一些能救命的廉价好用药在现实中却成为“孤药”。廉价药其实具有不可替代性,于许多病人就是“救命药”。而廉价药变身天价药的事例早已有之,也着实增加了患者的负担。那么究竟如何化解廉价药“一药难求”的情况呢?

责任编辑:李艳华   2015年10月29日
相关事例:普通廉价药变天价药
       不久前,杭州萧山区一位出生不到8个月的韩果果患上婴儿痉挛症,进入浙江省儿童保健院进行治疗。医生说,用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是最有效的治疗措施,但医院没药,很多都是病人自己想办法买药。

      打电话向多家医院询问无果后,孩子母亲周女士8月15日将求助信息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看到信息后,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主治医师陈澍马上在医院内部系统搜药,也无货。他随即转发求助信息,多方寻找发现武汉基本无药,而且全国多地相熟的医学界人士都反映各自医院也无药。

      还好,最终有热心人联系得知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有药。8月16日晚上,两盒ACTH连夜送到孩子父亲手中。

      但并不是所有类似患者都会像韩果果一般幸运。在福建,一岁零10个月的婴儿痉挛症患者小宸正躺在漳州市一家医院里,从春节开始他就断药了。他母亲告诉记者,之前帮忙买药的人说已经买不到药,“黄牛”本来同意以8000多元两盒的价格卖给他们,但犹豫之时,却被别的患者家属买走。事实上,一盒ACTH正常只要7.8元。

     任先生带着妻女,前往桂林自由行游玩。一家人从遇龙桥景区的遇龙桥码头上岸,准备前往下一个地方。上岸几十米,途经一家药店时,老板亲热地招呼他们进店看一看。

      任先生回忆,当时店里摆着两个大塑料箱子,里面分别堆着天麻和玛卡。老板拿着两张卡片,介绍称这些药材产自阳朔当地,保健效果非常好。此时,一起走进店里的另一名“游客”颇为内行地说:“老板你这不行,有更好的吗?”随即,老板从屋内搬出两箱个头更大的。见有“内行人”指点,任先生也上前翻看药材,并询问老板怎么卖。“5元!”老板话音未落,旁边的“内行”人连说,这么大一根,5元不贵,价格适宜。任先生以为是5元一根,便抓了几把天麻和玛卡,交给了店主。店主随即返回屋内,称要帮任先生磨成粉再称重。不久,店主拿出来两包粉状物品,递给任先生。

      5900多元!“什么药这么贵?究竟多少钱一根?”任先生惊愕不已,店主这才表示,5元是一克的价钱,两包粉1000多克,价格没算错。任先生一时傻了眼,店主表示,已经磨成了粉,必须买下来。不知所措的任先生,只能央求对方便宜点。最终,刷卡5800元后,任先生一家才得以脱身。

       现如今,这种便宜的药物在市场上买不到,以至于在“黑市”中炒上“天价”的情况,是不是因为厂家考虑到成本问题因而减少了生产呢?然而采访到的结果却出人意料。

      据了解,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唯一生产ACTH药物的企业。昨天,现代快报记者从该药企官网上看到,2014年开始,已经根据市场需求进行定量生产。从一篇发布于2014年3月的官网通稿可以得知,该药近几年的生产一直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但仍在时不时增加产量以满足市场需要。

      对消费者来说,由于需求量的增加,原材料成本的上升,最关心的问题是药品的价格是否上涨。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了药企营销处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虽然药品价格已经放开几个月,但是目前的出厂价还是按照放开以前的来,并没有上涨。

       国庆黄金周青岛“大虾”宰客事件刺痛了王丽(化名)的神经,38元一份变3 8元一只引发全国热议,但那盘虾价格就是1520元。而今年7月,当王丽踏上人生第一次赴港之旅时,她未曾想到,等待她的竟是一个30000港元天价药陷阱。一千多公里外的河南省信阳市,王丽依旧在等待香港海关帮她讨回公道,而深圳的曹天天(化名)则选择赴港一“闹”,讨回14500港元中的10000港元。

      他们的维权困境是一群人的困境,在一个聚集了一百多号人的受害者Q Q群里,他们想要跳出自责,不愿默默承受那屈辱的购物经历……

      距离香港一千多公里外的河南省信阳市潢川县,王丽依然在等待着香港执法部门能帮她讨回公道,只是如今,她已经有些灰心丧气了。人生第一次赴港便遭遇了3万港元的天价药陷阱,让她至今懊悔不已。

       徐先生在红网论坛帖子中详细讲述了被骗的经历:10月2日,徐先生和家人在张家界金鞭溪景区游览,在观光的过程中见路边一售卖中药的摊点有铁皮石斛,旁边一位中年妇女与老板就此药讨价还价。单价也从几十元钱谈到八元钱。此时徐先生爱人已动心购买,老板即刻表示此药材就剩一袋了给你们两家平分,徐先生表示同意,准备过秤付款。随即,旁边中年妇女表示打碎前过秤有损耗,要求打碎后再过秤。没等徐先生反应过来,老板就拿去打碎了。平分后过秤徐先生药材的重量是1.099Kg,徐先生认为应付款约176元,可是老板却说应付款8790元。

      “当时我就吓傻了,问其原因,老板指了一下很小的一块标价牌,上面标价是每克多少钱。我们当时就认为受骗了,表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不能买!老板说药已打碎不买不行。在当时的情况下,人生地不熟,我们搜遍身上所带的钱,凑了三千元钱给老板,好说歹说他才答应我们只买三千元钱的药。”徐先生回忆道。“在我们与老板交涉时,那个中年妇女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评论意见
      记者调查发现,关键时刻一些能救命的廉价好用药在现实中却成为“孤药”。例如专门治疗婴儿痉挛症的注射用促皮质素(ACTH),本是一盒仅售7.8元的普通药,但医院中难觅踪影,在黑市上却被炒到4000元,相当于正常价格的500多倍。

      近年来关于“孤药”的新闻不“孤”,从“鱼精蛋白”到在心脏手术中用来控制血管痉挛的“罂粟碱”等,都曾出现过紧缺。紧缺,导致廉价药在救命时刻瞬间“变脸”成天价药,这背后反映出医药价格管理体制中的一些“通病”,显然需要对症下药方能治好。

      这病因,首先是价格管制失灵。我国可能是世界上药品降价频次最多的国家之一,十余年来,药品降价了三十多次。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并不尽如人意。甚至民众感觉,药品越降越贵。这其实也不是单纯的感性认识,而是令价格管制难堪的事实。对于廉价药,药厂不愿生产,医药经营公司不愿储备,而医院也不愿进货,这种近乎“共谋”的抵制,导致廉价药终成“孤药”。而涉药的三方,则积极寻觅价格与利润更高的替代品,民众自然在实际就医时会遭遇到药价越降越贵的怪异现象。相应地,连年的降价,也只是有关部门的政绩表现,民众并未得到实惠。

      政府定价取消后,药价由市场说了算,有不少人曾一度担心药价飙升。昨日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几家医院了解到,医院和药店的药品价格十分平稳,与5月底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这是为什么?钱报记者采访浙江省立同德医院药剂科主任李功华时了解到,公立医院目前配售的药品是通过政府招标统一进行采购的,目前采购进来的药品,5月20日刚刚根据招标价,比4月份已下降大约12.5%以上。那么,医院会随行就市,6月1日之后提高俏销药品的价格吗?同样不会,因为我省从去年开始就实施药品零差率,也就是医院药品进价多少,原价零差率配给患者。

      那么这一政策对医院售药不起作用了吗?也不是。李功华主任认为,目前这一新政策涉及的药品多达2700余种,交由企业自主定价后,“一些天价药还是会下调的。”

      “医保部门参与价格谈判,这些天价药物的费用可能会大大降低。”李功华对钱报记者说,这方面浙江已经有些尝试,浙江今年已将包括“格列卫”在内的15种抗癌药纳入了大病保险的支付范围,平均药价已降低了19.27%。

      今年34岁的小李七年前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医生告诉他,治疗慢粒白血病最好的药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长期服用可以有效控制病情。“一盒药2.4万,一个月吃一盒,平均每天就要吃800块钱,这是绝多数人都无法承受的。”

      小李告诉记者,服用格列卫的患者都知道,中华慈善总会有一个“3+9”的援助项目,患者自费购买3个月的药品后,经过相关资料审核就可以免费获赠9个月的药物。“但即便加入这个项目,一年的药费也高达7.2万,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仍然是沉重的负担。”

      因此,不少人选择了价格相差近百倍的印度仿制药。同为慢粒白血病患者的陆勇就是因为帮助病友购买印度药而被起诉。“进口格列卫一盒两万,印度药只要200多元,而且我自己一直吃印度药,身体各项指标都控制的不错。”陆勇说。

      救命的格列卫为什么会这么贵?业内人士表示,高昂的研发成本是专利药价格高的重要原因,据称一种新药物的研发往往花费超过10亿美元,因此为鼓励药企创新,各国对专利药都实施厂家独立定价权,以便让药厂在专利期前收回成本、获得利润,这就需要高昂的价格支撑。

     一位药品销售商透露,ACTH一盒只卖7.8元,利润只有2%,再加上需求量很少,很多厂商不愿意生产,分销商也不愿意备货。上海医药总公司一位销售经理说,作为全国第二大的药品分销商,他们目前ACTH的库存也只有两箱,每箱100盒。而他们一般的药都有几万箱甚至几十万箱的储备。

      在医院里,受长期以来以药养医的体制弊端影响,一些医院会选择进贵的替代药而不是便宜药;在备货方面,据医务人员反映,这些药品需求量不是特别大,如果长期备药不用会造成浪费,医院索性就不进货。

      但是,“黑市”中的药从哪里来的?一位大型医药公司的销售负责人告诉记者,黑市里流出的真药,绝大部分是“黄牛”通过一些医药公司、医院的渠道弄出来的。业内人士透露,一般是黄牛通过适用这个药的其他病症,将药品开出来,或者跟一些医院的医务人员、医药公司工作人员私下操作获得药品。

      近年来,不少类似好用的廉价药,如“鱼精蛋白”、在心脏手术中用来控制血管痉挛的“罂粟碱”等,都曾出现紧缺。浙医二院普外科副研究员、博导龚渭华说:“非常好用的磺胺药人工合成抗生素、多粘菌素也出现过紧缺,尤其是多粘菌素,最近很多人在找。”

廉价药为何成为“天价药”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西江日报报业成员企业 肇庆市西江报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江网) 版权所有(C)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 粤ICP备09102757号